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 > 國際新聞

經濟繁榮粉碎綠色希望 印度仍然需要燃煤發電

金融界發布時間:2024-04-26 11:35:32

  杜蒂戈林發電廠建在印度南部的一片鹽灘上,充分體現了全世界增長最快的主要經濟體面臨的困境:如何為14億人提供可靠的能源。

  首先,作為該地區最大的發電廠之一,這座裝機容量為1050兆瓦的燃煤電廠原本應當關閉。這座電廠于40年前投入使用,由于過于狹窄,無法進行改造以滿足印度政府的污染標準,促使印度電力部計劃在2022年前關閉該電廠。然而,這座電廠還在滿負荷運轉,今年2月的發電利用率達到90%。老化的鍋爐大量消耗著近2000公里外的煤礦出產的煤炭——這個運輸距離只會增加印度的碳排放足跡。

  印度的用電量增長速度是主要經濟體中最快的,因為氣溫持續升高和收入不斷上漲,推動了空調等高能耗家用電器的銷量。這種極不平衡的狀況充分暴露了岌岌可危的電網。盡管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承諾迅速發展太陽能(5.040,0.00,0.00%)和風能發電,以取代污染嚴重的化石燃料,但印度政府無法滿足需求,讓杜蒂戈林這樣效率低下的老舊燃煤電廠重新煥發了生機。

  近幾個月來,莫迪批準了新一輪的發電站建設計劃,延長了許多現有燃煤電廠的使用期限。這一決定使印度與全球盟友產生了分歧,這些盟友以氣候為由拒絕使用煤炭作燃料,從而威脅到莫迪遏制空氣污染和減少世界第三大溫室氣體排放份額的雄心。

  這些動態因素還將使印度在決定全球棄用煤炭的速度方面發揮關鍵作用。國際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稱,目前最大的煤炭消費國中國的需求可能已經在去年達到最高位,未來的增長速度將越來越多地受到印度和東南亞新興經濟體的推動。

  “對于國際和國內受眾來說,這一信息非常明確:我們都支持氣候行動,但印度將優先考慮國內利益”,新德里氣候智庫Sustainable Futures Collaborative的研究員斯瓦因(Ashwini K. Swain)說。印度電力部和營運杜蒂戈林燃煤電廠的泰米爾納德邦發電和配電公司(Tamil Nadu Generation and Distribution)都沒有回復置評請求。

  印度要確??煽亢涂韶摀闷鸬碾娏?,還有很長的路要走。2021年10月,印度經濟剛開始從疫情中復蘇,就遭遇了大規模的煤炭和電力危機。多年來的需求疲軟導致印度采礦、運輸和發電能力增長乏力。

  在情況好轉后不久,官員們意識到這場危機不是暫時現象。2022年夏天,印度能源需求創下新高,造成了八年來最嚴重的電力供應短缺。2023年,盡管全國范圍內的能源緊缺有所緩解,但作為印度工業化程度最高的邦之一,金融中心孟買所在的馬哈拉施特拉邦在8月份仍面臨著驚人的10%高峰電力缺口。

  雖然能源短缺使人們期望印度加快向綠色能源轉型的步伐,但印度的應對之策卻恰恰相反。官員們推動更多的采礦活動,放棄了淘汰老舊電廠的計劃,提高了新增燃煤電廠的目標,并成功地游說國際論壇透過不妨礙化石燃料使用的決議。

  “作為一個國家,我們應該發揮自己的優勢,而煤炭正是我們的優勢所在,”印度最大的電力生產商、國有企業國家熱電公司(NTPC)前營運總監蒂瓦里(Prakash Tiwari)說。由于財政、政治和安全方面的原因,替代能源解決方案尚未普及開來。

  在距離杜蒂戈林超過35英哩(56.3公里)的地方,一條塵土飛揚的公路通往兩個太陽能發電廠,周圍環繞著面積廣闊的風力發電場。經營其中一個太陽能發電廠的阿亞鈉可再生電力公司(Ayana Renewable Power)看到了可再生能源的未來,透過能源儲存為工業使用者提供服務。這一趨勢正在印度興起,不過還遠未成為大規模電力供應的來源。根據基于印度電力部資料的計算,2023年太陽能發電將占印度總發電量的6%。

  經營另一家太陽能發電廠的印度國有電力企業國家熱電公司董事長庫馬爾(M.Prasanna Kumar)說,該公司在擴大采礦、煤炭和褐煤發電產能方面投入的資金,是可再生能源建設資金的兩倍多。

  天然氣被生產商推崇為污染較少的煤炭替代燃料,但在競爭中也舉步維艱。印度有近25吉瓦的天然氣發電容量多年來一直處于閑置狀態,原因是包括煤炭在內的其他廉價電力來源取代了天然氣。印度沒有足夠的國產補貼燃料來執行這些發電廠,而在價格競爭激烈的印度電力市場上,使用進口液化天然氣來營運這些資產往往成本過高。

  修建水電站大壩也面臨重重困難。印度有開發潛力的大部分水電站都位于地質狀況脆弱的喜馬拉雅地區,當地頻繁發生的極端天氣事件(比如山洪暴發)會危及水電項目。這些風險引發了當地人反對建設大型水壩,導致水電站建設計劃被推遲數年,并增加了成本,使許多建設項目難以承受負擔。

  核能發電憑借低排放能源而在世界許多地方經歷了復蘇。但在印度,核工業的發展過于緩慢,無法取得進展,安全問題依然存在。印度的核損害責任法規定,營運商和供貨商必須對事故負責。許多印度人仍對1984年的博帕爾毒氣泄露悲劇耿耿于懷,那次事故導致成千上萬暴露在有毒化學物質中的人喪生。

  以杜蒂戈林以南約90英哩(144.8公里)的庫丹庫拉姆核電站為例。這個核電站有兩個裝機容量分別為1吉瓦的反應堆,目前還有四個反應堆正在建設中。在附近的伊丁塔卡拉村,現在52歲的米爾德里德(Mildred)一直處于抗議核電站建設的最前沿。她走遍了印度各地,討論核能的風險。

  “為什么這些不能成為我們的主要能源?”最近的一天,這位活動人士指著她家附近幾座旋轉的風力渦輪機問道。

  2008年,印度與美國達成共享民用核技術和核燃料的協議,為建設新項目掃清了障礙。印度還與外國反應堆供貨商簽署了協議,其中包括通用電氣-日立公司(General Electric-Hitachi)、西屋電氣(Westinghouse Electric)和阿?,m公司(Areva SA),阿?,m公司后來將項目轉讓給了國有同行法國電力公司(Electricite De France SA)。通用電氣-日立公司后來以核損害責任法為由退出。

  在西部的馬哈拉施特拉邦,印度曾計劃在廣袤的阿方索芒果園附近建造全世界最大的核電站,該核電站的裝機容量高達9.6吉瓦。

  但時任國有壟斷企業印度核電公司(Nuclear Power Corp. of India)執行董事的迪克西特(Kiran Dixit)考察該地區時,當地人拒絕出售他們的土地。

  他們認為土地價格太低,擔心該計劃會損害漁民的生計和芒果樹。迪克西特說,印度核電公司試圖平息這些擔憂,最終收購了這塊土地。盡管如此,由于雙方仍在繼續討論交易條款,賈拉普爾核電站項目尚未取得重大進展。

  本文源自:金融界


評論

用戶名:   匿名發表  
密碼:  
驗證碼:
最新評論0
亚洲AV无码一区二区婷婷,久久精品国产亚洲天美99v,国内精品九九久久精品 百度网盘,久久综合婷婷国产二区高清